根据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不完全统计,2018年到2019年末,头部受困民企大面积采取股权纾困,产业中有16家环保上市民企发生实质性股权转让行为,其中15家受让方为国资,10家实控人变更,涉及交易金额约180亿。

光大证券研报指出,长期来看,民营环保企业引入国有资本有助于解决短期内的债务、质押问题,有助于在使用融资工具时,解决增信、担保和风险分担问题。此外,国有资本的进入有助于对接更加丰富的地方政府资源,在国资的帮助下,环保产业投融资“纾困”工作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。

碧水源2019年三季报显示,其业绩增速由跌转升,第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3.4亿元,同比增长61.7%,现金流好转超预期,前三季度经营性现金流净额12.4亿元,与2018年全年13.1亿元水平相当。国盛证券表示,碧水源各项指标好转显示中交集团入股后与其合作开展良好,助力公司重归高增长轨道。

另一方面,央企国企经由与民企合作进入环保产业,也利好自身业务发展。

在华西证券环保公用行业首席分析师晏溶看来,从2009年环保基建启动到现在,主要还都是以民企参与为主。“开始时可能市场比较小,不太适合大体量的企业进来,但是经过多年的发展,环保市场空间不断增长。而现在一些央企也面临着要找到新发展领域的问题,兼具公益性与经济效益的环保产业契合一些央企、国企需求。而经过2018年到2019年环境领域的市场调整,国资再做相应的收购,价格方面也比较合适。”晏溶在授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马辉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表示,当前环境产业领域,民企国企都很重要,缺一不可,“现在污染防治攻坚战进入深水区,任务非常艰巨,国家层面组建了几个大的平台,如三峡集团、长江环保集团等,由它们牵头做一些大的区域性集中环境治理,只有央企、国企才有这么大的资金调配能力和资源调配能力。”

“此外,一些央企、国企在自己所处的行业进入瓶颈期,也需要做一些转型,包括横向地做一些跨区域的布局。而作为国家支持的新兴产业,且又有很大市场需求,环境产业很自然地就被这些央企、国企纳入视野。”马辉谈到。

而通过与民营环保企业的合作,国企也可以补上自己在相应领域的缺口或强化自身的优势。

晏溶介绍,以中国节能为例,最近控股铁汉生态与国祯环保,原因就在于中国节能此前旗下的五个上市公司标的,没有一家是完全涉足环保领域的水与固废领域业务。但是,中国节能体内,最大的资产就是污水处理、供水等水务类资产,以及固废类资产,垃圾焚烧类资产规模也很大。并且,中国节能现在也参与到“长江大保护”大项目中。所以,它有在资本市场收购相应标的需求。这样,未来它也能够更好地完成诸如“长江大保护”这样的国家任务。

万亿级行业大洗牌通道打开

“国企加速进入以后对环保产业产生了深刻的影响,产业格局发生了很大改变。”马辉表示,对比2018和2019中国环保企业50强发现,国企与民企数量从2018年的基本持平,变为2019年的接近2:1。此外,前10强企业中,混合所有制企业占到半数,包括北控水务、东方园林、碧水源、启迪环境等。现在的环保产业和10年前,甚至是5年前相比,可以说有质的飞跃。

“环保产业是政策主导型和市场驱动型相合的产业,目前正是由政策主导向市场驱动过渡的阶段,”李锦表示,在今后的5年之内,环保产业将进入一个大洗牌大重组阶段。

“绿色环保产业投资周期比较长,一般民企扛不住。央企、国企大规模进入,成为投资主体,民企则专注于单向的业务领域和技术领域,或是未来趋势。”李锦谈到。

十九大报告提出,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。要发展绿色金融,壮大节能环保产业、清洁生产产业、清洁能源产业。

“国家层面的政策驱动,态度非常明显。”李锦表示,污染防治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之一,新时代绿色生态环境建设排在极为重要的位置,建设绿色低碳环保的绿色经济体系,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一个抓手。当前,新旧动能转换,环保产业极速上升,行业“十四五”将有更大的投资潮流。国家政策也会给予更充分的支持,绿色环保产业将成为朝阳产业。

此外,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联合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发布的《中国环保产业分析报告(2019)》显示,2018年全国环保产业营业收入约16000亿元,较2017年增长约18.2%,其中环境服务营业收入约9090亿元,同比增长约20.4%。

环保产业早已成为万亿级行业,不过,该《报告》也显示,环保产业规模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的同时,也面临利润下滑,下行压力增大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