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年的时间里,PPP制度让环境产业迎来爆发式增长,也令产业遭遇泡沫刺破后的动荡。

专家建议:回归本源,完善制度


全联环境服务业商会副会长兼首席环境政策专家骆建华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环保PPP模式的根本问题就是政府没有新的收费渠道,而仅仅是用财政收入来支付环境治理项目,是不可持续的。他建议,PPP项目必须建立受益者付费的市场化回报机制,构建环保资金投入的可持续运作机制。

东方园林遭遇发债遇冷后财务压力陡增,从2018年3月到2019年2月共计兑付约77.60亿元才将短期债务偿还完毕,2019年三季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.86亿元。

“依靠过度举债的资本驱动模式已不适合现阶段产业现状,决策者应时刻牢记‘投资是有风险的,借钱是要还的’,谨慎投资参与规范的PPP项目。”骆建华建议环境企业回归本源,收缩产业布局,打造关键环境技术设备和管理服务创新的核心竞争。已经陷入债务危机的环保企业,需要妥善改善债务结构,避免财务风险蔓延,一方面可通过股权融资方式引入战略投资,另一方面可推动PPP项目资产证券化等方式,拓宽企业融资渠道,降低融资成本。

然而,2017年底财政部发布了《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(PPP)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》,提出要防止PPP异化为新的融资平台,坚决遏制隐性债务风险增量。受这一政策影响,一些伪PPP项目被清除出库,新增项目数量也降了下来,加之金融去杠杆作用,一些企业“借新还旧”的融资方式不灵了,债务违约风险开始集中显现。